中国人第一次离开地球的故事(11)(图)

关于这份请示报告,在2003年“神舟五号”飞船上天后,不少报刊、书籍中出现了两种说法。一说在报告上作了批示,一说没作任何批示。

采访中我曾踏过不少部门的门槛,找过不少相关元老,希望能亲眼见到这份报告的真迹,可最终还是无功而返。后来,我查找到了《航天工程医学研究所大事记》,发现在1970年8月9日这天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载:

加引号的这两句话是谁的批示,《大事记》上没有注明。从字面上看,是办事组批示的可能性大。后来有人撰文说,加引号的这句话是的批示。

对此我曾特意求证于范剑峰。范剑峰的回答很肯定,他说,钱学森曾把这份报告的复印件给我看过,这句话不是毛主席的批示,毛主席只在上面画了个圈。此前周总理等人已经在上面画了不少圈,毛主席画的是最后一个圈。报告上都是圈阅,没有批示,一个字也没有!

其实,这句话到底是谁的批示,是否作了批示,今天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他老人家当年的确在“曙光号”飞船的报告上画了一个圈。如果没有他老人家画的这个圈,“曙光号”飞船肯定归于零。

由于画圈的时间是1970年7月14日,再加之保密的原因,故“曙光号”载人飞船工程的代号就叫“7·14”工程,即1970年7月14日批准的工程。

“曙光号”飞船计划正式获准后,全国很快行动起来。其间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在此需要提及,这就是1970年11月9日国防科委和七机部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的“曙光号”飞船方案论证会,史称“11·9”会议。

据不少专家回忆,“11·9”会议把“曙光号”飞船工程推向了一个高潮,堪称一次里程碑式的会议。

参加这次会议的航天专家,全国竟有二百多名。同时还有各大军区副司令员一级的人物与会,如后来的副主席。会上出现了几个亮点。

一个亮点是范剑峰关于《“曙光号”飞船总体方案》的报告。范剑峰的报告在会上讲了两个多小时,其内容包括飞船的总体技术方案、技术设想、技术指标以及各系统的构成等。在上几个航天员的问题上,范剑峰主张上两个。

理由是上一个航天员技术上太落后,上五个航天员则返回时技术上有很大风险,实际用处也不大。上两个航天员,往返运输既实用方便,又符合中国现有国情和技术水平。范剑峰说,他当年之所以倾向上两个人的方案,除了技术上的原因外,还考虑了北京和上海两派意见的平衡问题。

报告结束后,专家们分组讨论,各抒己见,畅所欲言。比如,各个协作单位怎么落实,相关军区如何组织,技术问题怎么攻关,用什么火箭发射飞船,远洋测量船如何建造,飞船上天后怎样测控,飞船返回时如何回收,等等。争论的焦点是上一个还是上五个。最后,会议一致通过的方案是:上两个。

Leave A Comment